以案说法

浅析盗窃共有财物的定性与金额认定问题


来源:市院 作者:刘丰华 发布时间:2014-06-26

 

浅析盗窃共有财物的定性与金额认定问题

 

 

一、基本案情

2013年2月28日晚,犯罪嫌疑人尤某因与刘某某开游戏厅发生经济纠纷,刘某某长期不为其结账,便将刘某某放在出租房内的一个监控录像主机、一个54寸捕鱼机液晶显示器、两个“捕鱼机”主机和四个46寸液晶显示器盗走。经鉴定,被盗物品总价值6750元。经查明,本案犯罪嫌疑人尤雷秘密窃取的财物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尤某因与刘某某合伙经营时购买,用于共同经营的1台鲨鱼机主机,系两人的共有财物;除此之外的都是刘某某个人所有的财物。另外,尤某与刘某某合伙的游戏室基本上只有刘某某在经营管理,尤某几乎没参与。

二、分歧意见

本案的争议有两点:一是尤某主观上是否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是否符合盗窃罪的主观构成要件;二是尤某的行为若构成盗窃罪,盗窃金额应该如何认定。针对以上两个问题,有如下几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尤某缺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观要素。原因是尤某并非想占有财物,其目的是逼迫刘某某给他结账。因此,尤某的行为自然不能构成盗窃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尤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但是认定金额取决于刘某某欠尤某款项的金额,超出部分再以盗窃论处。

第三种观点认为,尤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但是其盗窃金额只能认定为被盗物品中刘某某个人拥有财物的鉴定价值。

第四种观点认为,尤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盗窃金额应认定为所有被盗物品的鉴定价值。

三、评析

笔者赞同第三种观点,认为本案犯罪嫌疑人尤某实施秘密窃取行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盗窃金额应认定为被盗物品中被害人刘某某所有财物的鉴定价值。理由如下:

第一,尤某供述盗取他人财物的动机是为了逼迫刘某某给他结账,但其在行为前和行为后均未告知被害人已将游戏机盗走,从客观事实可以推论出尤某的主观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尤某在盗走游戏机后,当刘某某找到他时,尤某承认了盗窃事实,称只要刘某某为其结账,游戏机可以随时拉走。仅此认定尤某主观不具有排除所有人支配的意思,系用事后态度评价前行为是否构罪,不太恰当。

第二,刘某某与尤某共同出资,刘某某在经营得利后拒绝分钱给尤某,其间系债务关系,属民事范畴。而尤某秘密窃取游戏机,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所有权,系刑事范畴。观点二将这两种关系混在一起,有认同通过犯罪行为实施民事私力救济之嫌。因此,认定盗窃金额与刘某某所欠尤某的债务毫无关系,应以尤某侵犯的法益为限。

第三,盗窃罪侵犯的法益是所有权还是占有权,尚有争议。所有权说是我国刑法理论的传统观点,认为财产型犯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由此,第三人盗窃他人占有的财物构成盗窃罪,但所有权人盗窃他人占有的财物,不构成盗窃罪。而日本刑法理论认为财产性犯罪侵犯的客体是事实上的占有权。随着经济的发展,财物关系日益复杂,财产罪所保护的法益理应扩大。因此有学者认为,盗窃罪的本质应为惩罚对占有状态的破坏行为,保护占有秩序。这两种观点对应的是两种不同的结论,具体在本案来看,若持所有权观,那么认定的盗窃金额应当为归被害人刘某某所有的财物的价值;若持占有权观,那么认定的盗窃金额应当为被盗的所有财物的价值。笔者认为,财产犯罪的落脚点还是在所有权上。其一是看似直接侵犯占有权的,最终侵犯的是所有权。如甲借物品A给乙,丙从乙处盗走该物品。所有权观并非因此种行为侵犯乙对A的占有权而指向丙无罪的结论。相反,因丙的行为最终侵犯甲的所有权而认定丙构成盗窃罪。其二是基于刑罚的必要性和刑法的谦抑性,对所有权人盗窃他人合法占有的财物,并未在事后向他人索要的情形,不宜认定为犯罪。

综上所述,本案应认定犯罪嫌疑人尤某构成盗窃罪,盗窃金额为被盗财物中被害人刘某某所有部分的价值。

 

友情链接